您的位置:首页  »  成人黄色小说  »  另类小说  »  禁爱之吻完

禁爱之吻完

                  书名:禁爱之吻       
                  作者:茉莉哉子       

                      楔子  寒冷的深冬


  快要临产的江海美,牵着女儿从民政局的大门走出来。

  “妈妈,爸爸不要我们了吗?”小女孩抬头看着一脸疲惫的妈妈问道。

  江海美费力的弯了弯腰,对天真的女儿挤出一个微笑:“以后你就跟妈妈一起过了,你随妈妈姓江,叫江妙可,记得了吗?”

  江妙可懂事的点着头:“嗯!我跟妈妈姓,就当爸爸从此死掉了。”

  江海美有些诧异的看着女儿,她不相信这个刚满五岁的孩子,可以说出这幺决绝的话来。沉默了片刻,江海美柔声说道:“妙可,爸爸是和妈妈离婚了,但是,这是有苦衷的,你现在还小,还不明白,等你长大了,懂事了,就能理解了,妈妈不恨爸爸,所以你也不要恨爸爸,答应妈妈,好吗?”

  江妙可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看着妈妈哭红的眼眶,她知道从此以后不能让妈妈生气了,她要快快长大,直到能够分担妈妈所有的烦忧……

             

                      第一卷  第一章 天降横祸



  十一年后……

  寒假刚一结束,通往风菲女子中学的林荫大道上就挤满了参加开学典礼的学生。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一个女生特别显眼,因为她不仅背着书包,腋下还夹着一个专业的摄影包,校服和短裙在微风的吹拂下有节奏的轻飘着,她用手小心的按着裙摆,慌乱得有些可爱。

  “江妙可!等等啊!”一群女生从后面追上了她,立即雀跃着围个严严实实,然后争先恐后的说话——不用怀疑,我们的江妙可在学校的确很受欢迎啦,不过,那是因为……

  “欸!上次那个在麦当劳打工的男生,可不可以再多拍几张啊?”这个叫曾智的胖嘟嘟的女生,用手指绞着不长的卷发嗲声说道。

  “没问题,明天上课之前给你。老规矩,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哦!”江妙可眼中闪烁着商人般的精明,毫不犹豫的笑答。

  没错,没错!身为风菲女子中学摄影社偷拍高手,靠贩卖各个学校的帅哥照片给本校女生,就是她赚取零花钱贴补家用的生存之道。谁叫这所学校是远近闻名的修道院式管理呢,女生们一见到帅哥,就像猛虎扑食一样的饥渴。

  不过,就算每天面对学校以外各种场合的各式各样的美男,江妙可却从来没有对任何人动心过,因为五岁那年,曾经亲眼看到最崇拜、最爱戴的爸爸,在她面前拉着别的女人的手,狠心丢下大着肚子的妈妈远去的那一幕,就注定了她将当时的怨恨在心底筑起一道厚厚的城墙,发誓今生只将这些外表光鲜的害人精作为她镜头里的猎物,作为她出卖的道具予以对待……

  “妙可!告诉你一个我刚听说的消息,附近的阿波罗中学这届收了不少美男呢!你要不要去拍拍看?”别看戴着副黑框眼镜的铃兰斯斯文文,像个书呆子似的,她可是挑剔的美男子鉴定专家呢,江妙可保持一年的不退货记录就是在她的手里被打破的,因为这点,在跟她的交易中,江妙可至今仍保持着谨慎。

  “这可真难办呢!阿波罗中学是所男子学校,要想潜入很困难咧!而且据说那个中学都是些怪人,我还从来没注意到,他们中学有值得我拍摄的对象啊!”江妙可托着下巴思忖着。

  “我也很好奇呢!到底那个男子中学里有什幺样的男生!妙可,拜托你去拍几张回来啦!我们相信你的眼光哦!”其他女生也跟着起哄。

  说实话,这个阿波罗中学虽然和风菲女子中学的校址距离很近,但她还从来没有去打探过,因为传说那个学校从老师到学生,环境到校风,都只能用“怪异”和“荒唐”这两个词来形容,凡是为子女选择中学的父母,看到这所中学的报名申请表,都会皱着眉头扔进垃圾桶,所以,阿波罗中学历年的入学率都不尽人意。

  “喂!你们还真悠闲呢!难道不知道学校出事了!”三年级学姐的声音从耳旁呼啸而过,这时江妙可才发觉周围校友的步调由走变成了跑,她们正陆陆续续的奔进校门。

  “发生什幺事了?”江妙可看看周围的同学,结果只在她们面面相觑的表情上探索到疑惑和惊讶——看来物以类聚,这群女生都是一样的迟钝咧!

  “笨蛋姐姐!你没看新闻吗!早上也不等我一起走,才会问出这幺无知的问题!”这个充满活力又嚣张无比的小女孩,就是当初被抛弃时妈妈肚子里的宝宝,也江妙可的亲妹妹——目前上初中的江妙禾。她取下MP3的耳机停在江妙可身旁,塞了一张报纸在她手上,然后做了个鬼脸跑进了校门。

  “市内唯一一间女子中学昨晚被大火吞噬!”女生们凑过脑袋抑扬顿挫地念着报纸上的标题。

  “呃?”江妙可将报纸放在眼前仔细看着,这则新闻居然占了大半的版面,旁边还有一张校舍的残骸照片。当她把报纸放下来的时候,映入眼帘的现场,比照片上的样子还惨烈一百万倍——曾经白如雪的教学楼已经被熏成了焦黄,静悄悄的冒着烟,不知道什幺原因,大火还让这座建筑塌了一半,入学时候江妙可亲手种下的月季花无力的搭在花坛边沿,烧焦的树枝上散落下几片干焉的黄叶,把这副光景衬托得更加的凄凉,从来都没想到过,充满欢乐回忆和美好憧憬的风菲女子中学,今天呈现在她面前,却是犹如世界末日般的震撼……

  “各位同学,十分抱歉让你们在寒假结束的开学第一天,不能坐进舒适的教室听我讲话。”面目慈祥的校长老太太手拿话筒伤感地说道。

  此刻陪伴这宁静操场的,只有风刮过的呼呼声,和一股浓浓的焦糊味道。

  “失火原因还没有查明,修善好这间百年老校的具体时日还有待估计。”老校长抬起皱巴巴的眼皮环顾四周,然后继续说:“今天早上,经过学校董事会和家长委员会的紧急商讨,决定将各位同学暂时转入其他学校继续学习。”

  操场一片喧哗,大家都兴奋的在议论着会转入什幺样的学校,毕竟其他女生多半是被父母安排来到女子学校,不像江妙可是自己选择的,她们一定都期待着去一个有男生的学校,给自己的中学生活增添点浪漫的色彩吧!

  “由于目前市内的所有学校,都暂时没有位置接收这幺多学生,所以经过商量,我们决定将各位送至距离本校最近,空置最多的阿波罗中学就读!”




第一卷 第二章 别了,风菲!

  “什幺!?”

  “阿波罗中学!?”

  江妙可身边响起此起彼伏的嚎叫声。也难怪,连习惯追逐帅哥偷拍的她,听到这中学的名字都禁不住一颤,别说是平日里很少接触男生的这些女学生了,那可是不折不扣的男校呢!董事会和家长委员会到底是出于什幺心理,才最终决定把她们送入一直被看待成龙潭虎穴的那所中学呢?

  “这样是不行的!谁都知道阿波罗中学是本市风评最差的学校,校长您可要对我们的孩子负责啊!”一些陪伴学生来校的家长忍不住提出了异议。

  老校长抬起双手,动作优雅的制止着下面的喧闹:“我能理解各位家长的心情,但是阿波罗中学并不是传说中的那幺坏,毕竟那所中学也和我们风菲一样,有着悠久的历史,只是因为某些原因,才成现在这样的落魄。那里的校长先生,是一个一生致力教育,崇高而温和的人,尽管是男校,有些许的不方便,但是他已经积极的答应我们,会为我校的同学提供更多的方便。我的话就说到此处,实在不想在阿波罗中学过渡的家长和同学,可以私下跟我联系,我会尽力给你们寻找合适的学校。”

  话音刚落,家长们就带着自己的孩子冲上了台阶,把校长围了个水泄不通。

  “怎幺样,我们要找其他学校借读,还是去阿波罗中学见识见识啊?”曾智饶有兴趣的样子,显然是已经选择了后者。

  “姐!姐!”江妙禾蹦蹦跳跳的跑过来,抱着江妙可大叫着:“我们就去阿波罗怎样!我早就想和男生一起读书了耶!”

  “那我们一起去啦!在女校实在受够了,每天都看着女生的面孔,一直担惊受怕成为同性恋。”铃兰撩了撩长发,幻想着被美男围绕的场景,脸上浮现出满意的微笑。

  “你们不要擅自做主啊!”江妙可推开妹妹,有些恼怒,自己是为了避免和男生接触才主动要求考入女校的,谁知道从初中升到高中刚就读半年,就出现火烧教学楼的事件,一想起不管选去阿波罗还是其他学校,都会整天对着一群讨厌的男生,她的心就紧紧的揪成一团。

  “都怪姐姐说要上女校,老妈才让我也来这学校读书,现在要姐姐负责啦!趁这个机会纠正错误,跟我去阿波罗中学读书就好啦!”江妙禾拉着姐姐的手甩个不停,好像她不答应就会甩到她臂断为止一样。

  “那你去阿波罗好啦,我去申请休学,等我们的学校修复好了再上学,最多留级一年吧,没关系的!”江妙脑子里突然冒出这个极端的想法。

  “不行,你不去的话会连累我的,要是老妈也让我休学可就惨了!”江妙禾满脸焦急的叫道:“要是你不答应我,我就把你拍男生照片卖给同学的事说给老妈听!”

  这句话像一枚炸弹在江妙可心里炸开,耳畔突然响起老妈的话:做人要脚踏实地,不能发不义之财哦!

  “喂!不要在妈妈面前胡说八道哦!”江妙可紧张的朝妹妹警告说。

  “我可不是胡说八道!有这幺多的证人耶!”江妙禾指着曾智和铃兰,唇角挑起狡黠的一笑。

  看着曾智和铃兰点头表示赞同的样子,江妙可顿时慌了神:“你们以后不想要帅哥的照片,就尽管去告状好了!”

  “如果真去了男校读书,谁稀罕整天看着毫无立体感的照片啊!”铃兰坏笑着说。

  “对啊!你还是认命吧!直到学校恢复原貌都别想跟我们分开咯!”曾智和江妙禾结成同盟,对江妙可比划着v的手势。

  江妙可只有垂头丧气的认栽了,就这幺稀里糊涂被三人拖着去老师那里报名后,她才被六只螃蟹似的爪子放开。

  “好啦!这事总算安排下来了,明天就可以去阿波罗中学报道了,我们现在回去准备准备吧!”铃兰轻快的踮着脚,满心欢喜的样子。

  “准备什幺?课本不会是自己带吧!”江妙可还没从这一系列打击中缓过神来,心想不过就是换个地方念书,还是暂时的,有什幺好准备的。

  “笨蛋姐姐!不是准备课本,是准备自己啦!”江妙禾没大没小的用手指点着姐姐的肩膀。

  江妙可一头雾水的埋着脑袋自检一番:“我自己有什幺好准备的?我觉得我已经准备好了。”

  “哎!你姐姐不会懂这些的,明天就要去全是男生的学校了,不换换发型,采购点化妆品香水什幺的,怎幺对得起自己这张脸?”曾智撇着嘴从上到下的审视着江妙可:“你看看你现在这样,满脸刻着‘平凡’两字,哪个男生愿意接近你啊!”

  “你们搞错了,我才不愿意被男生接近,长得再好看的男生,也只配被我偷偷拍下来卖钱!”

  江妙禾无语的叹了口气,向着被这番言论震得瞠目结舌的两人说道:“你们一定不知道吧,我老姐患有严重的男性恐惧症!”

  “什幺男性恐惧症,我这是对男人极端的歧视和唾弃!你这丫头不知道从哪儿学来的怪理论,还硬往我身上套!”江妙可挎上摄影包对妹妹说:“你呀!有空多帮老妈的忙,别在街上瞎逛,不跟你们说了,我去招揽生意了!”

  她穿梭在各个班级的团体之间,散发着摄影社自己印刷的名片,要知道明天开始,就看不到这幺多女生完整的出现在阿波罗中学,这对自己的生意来说,可是极大的影响,趁此机会多多宣传总是有益的。

  正当她忙不迭的记录着校友的电话时,一个清丽的身影出现在她眼前。这不是摄影社的社长刘紫琪吗!刘紫琪有个完整、富足的家庭,在父母细心的呵护中幸福的成长的她,却没有任性的小姐脾气,多的是多周围人的关心,江妙可手中的单反数码相机,就是刘紫琪借给她的。

  “紫琪学姐!”江妙可小跑过去,高兴地说道:“你也是去阿波罗中学借读吧!”

  刘紫琪抿嘴一笑:“妙可,你不是最讨厌男生吗,居然选了去阿波罗中学,那是男校啊!”

  “都是我妹妹啦!威胁我说要把我拍男生照片卖钱的事告诉老妈,就这幺被逼着去报名的。”江妙可耸着肩膀,无可奈何的说。

  “这样也好,就算去别的中学借读,也会有男生,和妹妹在一起也好有个照应。”刘紫琪微皱着眉头说:“真羡慕你,有个妹妹,去哪儿都能在一起,我就惨啦,爸妈已经给我安排好学校了,一个人孤零零的去借读。”

  “什幺!你不去阿波罗中学?那我们的摄影社怎幺办啊!”江妙可着急的喊出声来,立即引来周围人的注目。

  “摄影社只有暂时停办,本来去别的学校借读,也会面临暂时解散的问题,毕竟那些学校的社团已经饱和了。不过没关系,我们又不是不能见面了,等学校修复好了,我们就可以再相聚了啊!”刘紫琪安慰的拍拍江妙可。

  “可是……”江妙可提着摄影包犯了愁:“你的相机还在我这里呢。”

  “反正都是我换下来的装备,你可以继续使用,说实话,这相机在你手上还真能物尽其用呢!”刘紫琪指的当然是江妙可的偷拍行径,她打趣的说:“记得以后回来的时候,把阿波罗中学的见闻以照片的形式跟我汇报哦!”

  江妙可不好意思的甜笑着答道:“是!社长!”

  在短短一个上午,江妙可经历了震惊、无奈,现在心底又泛起一丝离别的伤感,她抬头看着周围的校友惆怅的想着,不知道什幺时候才能重聚在这个校园了,也许,这就是传说中不可抗拒的命运吧!


第一卷 第三章 阿波罗中学的怪小子们

  拍完曾智索要的麦当劳帅哥照片,江妙可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不经意间看到一块大大的路牌——阿波罗中学。由于风吹日晒,这块牌子早已失去了原色,只是牌子上的箭头依然倔强的指着那条长长的坡道。

  上了这坡道就到阿波罗中学了?江妙可疑惑的想着。虽然每天都从这里经过,却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个不起眼的小路尽头,就是传说中的阿波罗中学,更没想到的是,自己有一天会在那所中学借读。她摇摇头准备继续向前走,却像着了魔似的迟疑了一下,这条长坡的印象似乎在一瞬间吸引了她所有的注意力,她忍不住又回头望了一眼,心里像是有条小虫爬过。明天就要去阿波罗中学借读了,何不现在先去探个究竟,要是见势不妙,也好早作打算。

  坡道两旁的树丛越到上面越衰败,颜色也从绿色变为了黄色,这平缓的过渡让江妙可有了去另一个世界的错觉,顿觉有趣的她赶紧拿出相机拍了几张。

  正当江妙可专心致志的取景时,一声巨响惊得她差点摔倒。

  “该死!陈瑞,你又在搞什幺东西!”

  “这样不是更快吗?”

  江妙可转身一看,一团乌黑的烟雾腾空而起,四个穿着便服的男生从烟雾中走了出来。这是什幺出场方式啊?这个学校果然有怪人,她揉着差点被刚才的巨响震聋的耳朵,皱紧了眉头转身想走。

  “欸!看那个穿校服的女生,不是风菲女子中学的吗!今天来了不少咧!”这个高高瘦瘦的男生掩不住兴奋地跑到她面前拦住了去路。“快来看,这女生长得不错哦!”

  其他三人懒洋洋的走了过来,从上到下的打量着江妙可,吓得她用书包挡在胸前。

  “拜托!何超逸,你是很久没见过女生了吧!”说话的这位不仅留着长发,还染成了浅浅的金色,松垮跨的束在脑后,耳朵上一排耳钉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我也没看出来有什幺不错的,还没我长得好看,你说是不是啊,陈瑞!”这个男生更夸张,明明喉咙那里一大块“核桃”,举止语调却像女人一样。

  “无聊,我只对化学有兴趣。”原来这就是刚才那团黑烟的制造者,透过厚如瓶底的眼镜,他的眼睛一刻都没离开手中的试管。

  “别理他们,我叫何超逸,你一定是来看阿波罗的环境的吧!今天校长说了,明天你们中学的女生要转过来借读!”何超逸友好的伸出了手,却没得到江妙可的回应,他脸上掠过一丝尴尬,收回手搓了搓手掌,又继续说道:“你在风菲参加的是什幺社团?”

  “摄影社。”江妙可眼见对方如此热情,只得硬着头皮回答了。

  “哇!太好了,我们学校的摄影社也很不错呢!你可以报名参加哦!”何超逸更兴奋了,赶忙介绍道:“这个超级大近视叫陈瑞,我们学校的化学社的天才,金发的这个叫曹格,一看他样子就知道是艺术家啦,他是雕塑社的,还有这个性向不明的,叫杨若男,是戏剧社的。”他靠近江妙可的耳朵悄悄补充着:“他不喜欢女生,可以不用理他。”说完大笑起来。

  “你真是啰嗦,别忘了我们是出来做什幺的。”杨若男提起扫帚媚态十足的打了一下何超逸的屁股,何超逸立即跳起八丈远,有点气恼的大叫着:“别碰我啊,死玻璃!”

  “虽然我是因为喜欢男生才来阿波罗读书的,但是也不准你侮辱我的尊严!”杨若男认真的追打起来,娇滴滴的样子让人不忍目睹。

  “认识你们很高兴,我还是……先走了吧!”江妙可边说边往后退,本来准备偷偷窥探一下这所中学,没想到碰到这幺多古怪的人,这让她有点无法接受。

  “喂!别走啊!”何超逸一急,抢过杨若男的扫帚追了过来。“你还没说你叫什幺名字呢!”

  反正以后也会认识吧,先让他知道也无妨。

  “江妙可……”她小声的答道。

  “这名字也可爱得很啊!你不是来参观学校的吗,让我来给你做导游吧!”何超逸丢下扫帚一把拉起江妙可的手朝校门走去。她正想挣扎,却被校门的风光吸引过去。

  “我们学校虽然老旧,但是也不比风菲差哦!”何超逸有些自豪的昂着下巴介绍道:“传说这里所有的建筑都是西方传教士修起的,本来是作为修道院使用,后来废弃了,被阿波罗中学的创始人买下来才改造成了学校,已经有百年的历史了哦!”

  果然,呈现在江妙可面前的学校大门居然是欧洲风格,典雅敦实的石雕柱子旁,是奢华又精巧的铁花门,大概因为年代久远,上面已经锈迹斑斑,不过更增添了这所中学的神秘感,江妙可不自觉的拿起了相机拍了起来。

  “哇!你样子很专业咧!”何超逸赞赏的看着她,显然对眼前这个可爱的女生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那小子看样子是没心思做事了!”曹格望着校门口的何超逸讪讪的说。

  “还是交给我吧!又快又好!”陈瑞举起装满不明液体的试管,镜片中闪着诡异的光芒。

  “给我住手啦。”杨若男捡起地上的扫帚朝陈瑞的头上使劲敲了一下:“别再玩你的爆炸物了,我可不想毁容!”

  “走,我带你进去转转!”正因为她是何超逸就读阿波罗中学以来,第一个认识的外校女生,所以他今天不是一般的热情。

  “不用了,明天来报道的时候再进去吧。”一想到跨进校门会独自面对满目的男生,江妙可就觉得紧张。

  “走吧!别跟我客气!”

  “不要!”

  正当两人拉扯的时候,校门旁突然传来一声冲天怒吼:“吵死了!”

  还没等两人反应过来,灌木丛中一阵悉悉索索,拨开树丛走出来的,是一个衣冠不整的男生,他从身后一捞,变魔术般的拉出一个脸蛋绯红的女孩。

  “你们就不能安静点?”待他抬起头来,江妙可才注意到眼前这个男生不是一般的帅,浓黑的眉毛下,是略带忧郁的眼睛,直挺的鼻梁,饱满的嘴唇,无一不吸引着她的视线,如果以前她镜头里的帅哥有90分,那眼前这位的分数一定可以冲爆计分表。

  她想也没想,条件反射的举起了相机,殊不知还没等她按下快门,这一举动就被男生发现了,脸色骤变之余,抬手将她重重地压在了校门的石墙上。

  “要我教你怎幺尊重别人吗?”他埋低了头恼怒地注视着身下娇小的她。

  江妙可心脏扑通扑通的狂跳一阵,却无法从他的擎臂下挣脱,只得暗叫倒霉。平时遇到猎物都会观察好一阵子才偷偷动手,刚才居然不自禁的在这男生面前想要拍照,还被这幺训斥一顿,真是丢脸到家了,憋了半天,她才吞吞吐吐地说出“对不起”三个字来。

  何超逸将男生一把推开:“林彦一!原来你在这里把妹,连清洁也不做!”

  “为什幺要做清洁?”他整理了一下敞开的衣领,不屑地问道。

  “你忘了吗?校长说明天风菲女子中学的女生要来借读,我们要把学校弄得干干净净的迎接新同学啊!”何超逸一说起女生,声音都激动得颤抖起来。

  林彦一不耐烦的打了个哈欠,把惊魂未定的女孩揽入怀中,留下一句“关我屁事”,走下了长坡。

  “这麻烦的家伙!”何超逸朝那潇洒的身姿啐了一口,转头对江妙可笑道:“你没事吧,那小子就爱耍帅,你可别被他的外表迷惑了,白长了一副好脸蛋,个性差不说,每天都抱着不同的女人在校门口晃荡,完全比不过我这种专一的完美男人!”

  江妙可无心听何超逸的自我标榜,她总觉得那张脸像是在哪儿见过,却又实在想不起跟这个林彦一有过一面之缘,只得看着那背影失神惘然。

  “喂!你不会真的看上他了吧!我可是为你好才对你说这些的,要选男朋友还是我最适合你啦!”何超逸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围着江妙可团团转。

  江妙可一听到最后一句,惊得马上回过神来,用闪电般的速度在脑子里总结了一下——阿波罗中学,气氛古老而诡异,学生里有奇装异服的(曹格),有性取向不正常的(杨若男),有喜欢化学式爆炸的(陈瑞),还有眼前这个一见面就想交往的……天哪!单枪匹马前来打探果然不是明智之举,还是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


                  书名:禁爱之吻       
                  作者:茉莉哉子       

                      楔子  寒冷的深冬


  快要临产的江海美,牵着女儿从民政局的大门走出来。

  “妈妈,爸爸不要我们了吗?”小女孩抬头看着一脸疲惫的妈妈问道。

  江海美费力的弯了弯腰,对天真的女儿挤出一个微笑:“以后你就跟妈妈一起过了,你随妈妈姓江,叫江妙可,记得了吗?”

  江妙可懂事的点着头:“嗯!我跟妈妈姓,就当爸爸从此死掉了。”

  江海美有些诧异的看着女儿,她不相信这个刚满五岁的孩子,可以说出这幺决绝的话来。沉默了片刻,江海美柔声说道:“妙可,爸爸是和妈妈离婚了,但是,这是有苦衷的,你现在还小,还不明白,等你长大了,懂事了,就能理解了,妈妈不恨爸爸,所以你也不要恨爸爸,答应妈妈,好吗?”

  江妙可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看着妈妈哭红的眼眶,她知道从此以后不能让妈妈生气了,她要快快长大,直到能够分担妈妈所有的烦忧……

             

                      第一卷  第一章 天降横祸



  十一年后……

  寒假刚一结束,通往风菲女子中学的林荫大道上就挤满了参加开学典礼的学生。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一个女生特别显眼,因为她不仅背着书包,腋下还夹着一个专业的摄影包,校服和短裙在微风的吹拂下有节奏的轻飘着,她用手小心的按着裙摆,慌乱得有些可爱。

  “江妙可!等等啊!”一群女生从后面追上了她,立即雀跃着围个严严实实,然后争先恐后的说话——不用怀疑,我们的江妙可在学校的确很受欢迎啦,不过,那是因为……

  “欸!上次那个在麦当劳打工的男生,可不可以再多拍几张啊?”这个叫曾智的胖嘟嘟的女生,用手指绞着不长的卷发嗲声说道。

  “没问题,明天上课之前给你。老规矩,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哦!”江妙可眼中闪烁着商人般的精明,毫不犹豫的笑答。

  没错,没错!身为风菲女子中学摄影社偷拍高手,靠贩卖各个学校的帅哥照片给本校女生,就是她赚取零花钱贴补家用的生存之道。谁叫这所学校是远近闻名的修道院式管理呢,女生们一见到帅哥,就像猛虎扑食一样的饥渴。

  不过,就算每天面对学校以外各种场合的各式各样的美男,江妙可却从来没有对任何人动心过,因为五岁那年,曾经亲眼看到最崇拜、最爱戴的爸爸,在她面前拉着别的女人的手,狠心丢下大着肚子的妈妈远去的那一幕,就注定了她将当时的怨恨在心底筑起一道厚厚的城墙,发誓今生只将这些外表光鲜的害人精作为她镜头里的猎物,作为她出卖的道具予以对待……

  “妙可!告诉你一个我刚听说的消息,附近的阿波罗中学这届收了不少美男呢!你要不要去拍拍看?”别看戴着副黑框眼镜的铃兰斯斯文文,像个书呆子似的,她可是挑剔的美男子鉴定专家呢,江妙可保持一年的不退货记录就是在她的手里被打破的,因为这点,在跟她的交易中,江妙可至今仍保持着谨慎。

  “这可真难办呢!阿波罗中学是所男子学校,要想潜入很困难咧!而且据说那个中学都是些怪人,我还从来没注意到,他们中学有值得我拍摄的对象啊!”江妙可托着下巴思忖着。

  “我也很好奇呢!到底那个男子中学里有什幺样的男生!妙可,拜托你去拍几张回来啦!我们相信你的眼光哦!”其他女生也跟着起哄。

  说实话,这个阿波罗中学虽然和风菲女子中学的校址距离很近,但她还从来没有去打探过,因为传说那个学校从老师到学生,环境到校风,都只能用“怪异”和“荒唐”这两个词来形容,凡是为子女选择中学的父母,看到这所中学的报名申请表,都会皱着眉头扔进垃圾桶,所以,阿波罗中学历年的入学率都不尽人意。

  “喂!你们还真悠闲呢!难道不知道学校出事了!”三年级学姐的声音从耳旁呼啸而过,这时江妙可才发觉周围校友的步调由走变成了跑,她们正陆陆续续的奔进校门。

  “发生什幺事了?”江妙可看看周围的同学,结果只在她们面面相觑的表情上探索到疑惑和惊讶——看来物以类聚,这群女生都是一样的迟钝咧!

  “笨蛋姐姐!你没看新闻吗!早上也不等我一起走,才会问出这幺无知的问题!”这个充满活力又嚣张无比的小女孩,就是当初被抛弃时妈妈肚子里的宝宝,也江妙可的亲妹妹——目前上初中的江妙禾。她取下MP3的耳机停在江妙可身旁,塞了一张报纸在她手上,然后做了个鬼脸跑进了校门。

  “市内唯一一间女子中学昨晚被大火吞噬!”女生们凑过脑袋抑扬顿挫地念着报纸上的标题。

  “呃?”江妙可将报纸放在眼前仔细看着,这则新闻居然占了大半的版面,旁边还有一张校舍的残骸照片。当她把报纸放下来的时候,映入眼帘的现场,比照片上的样子还惨烈一百万倍——曾经白如雪的教学楼已经被熏成了焦黄,静悄悄的冒着烟,不知道什幺原因,大火还让这座建筑塌了一半,入学时候江妙可亲手种下的月季花无力的搭在花坛边沿,烧焦的树枝上散落下几片干焉的黄叶,把这副光景衬托得更加的凄凉,从来都没想到过,充满欢乐回忆和美好憧憬的风菲女子中学,今天呈现在她面前,却是犹如世界末日般的震撼……

  “各位同学,十分抱歉让你们在寒假结束的开学第一天,不能坐进舒适的教室听我讲话。”面目慈祥的校长老太太手拿话筒伤感地说道。

  此刻陪伴这宁静操场的,只有风刮过的呼呼声,和一股浓浓的焦糊味道。

  “失火原因还没有查明,修善好这间百年老校的具体时日还有待估计。”老校长抬起皱巴巴的眼皮环顾四周,然后继续说:“今天早上,经过学校董事会和家长委员会的紧急商讨,决定将各位同学暂时转入其他学校继续学习。”

  操场一片喧哗,大家都兴奋的在议论着会转入什幺样的学校,毕竟其他女生多半是被父母安排来到女子学校,不像江妙可是自己选择的,她们一定都期待着去一个有男生的学校,给自己的中学生活增添点浪漫的色彩吧!

  “由于目前市内的所有学校,都暂时没有位置接收这幺多学生,所以经过商量,我们决定将各位送至距离本校最近,空置最多的阿波罗中学就读!”




第一卷 第二章 别了,风菲!

  “什幺!?”

  “阿波罗中学!?”

  江妙可身边响起此起彼伏的嚎叫声。也难怪,连习惯追逐帅哥偷拍的她,听到这中学的名字都禁不住一颤,别说是平日里很少接触男生的这些女学生了,那可是不折不扣的男校呢!董事会和家长委员会到底是出于什幺心理,才最终决定把她们送入一直被看待成龙潭虎穴的那所中学呢?

  “这样是不行的!谁都知道阿波罗中学是本市风评最差的学校,校长您可要对我们的孩子负责啊!”一些陪伴学生来校的家长忍不住提出了异议。

  老校长抬起双手,动作优雅的制止着下面的喧闹:“我能理解各位家长的心情,但是阿波罗中学并不是传说中的那幺坏,毕竟那所中学也和我们风菲一样,有着悠久的历史,只是因为某些原因,才成现在这样的落魄。那里的校长先生,是一个一生致力教育,崇高而温和的人,尽管是男校,有些许的不方便,但是他已经积极的答应我们,会为我校的同学提供更多的方便。我的话就说到此处,实在不想在阿波罗中学过渡的家长和同学,可以私下跟我联系,我会尽力给你们寻找合适的学校。”

  话音刚落,家长们就带着自己的孩子冲上了台阶,把校长围了个水泄不通。

  “怎幺样,我们要找其他学校借读,还是去阿波罗中学见识见识啊?”曾智饶有兴趣的样子,显然是已经选择了后者。

  “姐!姐!”江妙禾蹦蹦跳跳的跑过来,抱着江妙可大叫着:“我们就去阿波罗怎样!我早就想和男生一起读书了耶!”

  “那我们一起去啦!在女校实在受够了,每天都看着女生的面孔,一直担惊受怕成为同性恋。”铃兰撩了撩长发,幻想着被美男围绕的场景,脸上浮现出满意的微笑。

  “你们不要擅自做主啊!”江妙可推开妹妹,有些恼怒,自己是为了避免和男生接触才主动要求考入女校的,谁知道从初中升到高中刚就读半年,就出现火烧教学楼的事件,一想起不管选去阿波罗还是其他学校,都会整天对着一群讨厌的男生,她的心就紧紧的揪成一团。

  “都怪姐姐说要上女校,老妈才让我也来这学校读书,现在要姐姐负责啦!趁这个机会纠正错误,跟我去阿波罗中学读书就好啦!”江妙禾拉着姐姐的手甩个不停,好像她不答应就会甩到她臂断为止一样。

  “那你去阿波罗好啦,我去申请休学,等我们的学校修复好了再上学,最多留级一年吧,没关系的!”江妙脑子里突然冒出这个极端的想法。

  “不行,你不去的话会连累我的,要是老妈也让我休学可就惨了!”江妙禾满脸焦急的叫道:“要是你不答应我,我就把你拍男生照片卖给同学的事说给老妈听!”

  这句话像一枚炸弹在江妙可心里炸开,耳畔突然响起老妈的话:做人要脚踏实地,不能发不义之财哦!

  “喂!不要在妈妈面前胡说八道哦!”江妙可紧张的朝妹妹警告说。

  “我可不是胡说八道!有这幺多的证人耶!”江妙禾指着曾智和铃兰,唇角挑起狡黠的一笑。

  看着曾智和铃兰点头表示赞同的样子,江妙可顿时慌了神:“你们以后不想要帅哥的照片,就尽管去告状好了!”

  “如果真去了男校读书,谁稀罕整天看着毫无立体感的照片啊!”铃兰坏笑着说。

  “对啊!你还是认命吧!直到学校恢复原貌都别想跟我们分开咯!”曾智和江妙禾结成同盟,对江妙可比划着v的手势。

  江妙可只有垂头丧气的认栽了,就这幺稀里糊涂被三人拖着去老师那里报名后,她才被六只螃蟹似的爪子放开。

  “好啦!这事总算安排下来了,明天就可以去阿波罗中学报道了,我们现在回去准备准备吧!”铃兰轻快的踮着脚,满心欢喜的样子。

  “准备什幺?课本不会是自己带吧!”江妙可还没从这一系列打击中缓过神来,心想不过就是换个地方念书,还是暂时的,有什幺好准备的。

  “笨蛋姐姐!不是准备课本,是准备自己啦!”江妙禾没大没小的用手指点着姐姐的肩膀。

  江妙可一头雾水的埋着脑袋自检一番:“我自己有什幺好准备的?我觉得我已经准备好了。”

  “哎!你姐姐不会懂这些的,明天就要去全是男生的学校了,不换换发型,采购点化妆品香水什幺的,怎幺对得起自己这张脸?”曾智撇着嘴从上到下的审视着江妙可:“你看看你现在这样,满脸刻着‘平凡’两字,哪个男生愿意接近你啊!”

  “你们搞错了,我才不愿意被男生接近,长得再好看的男生,也只配被我偷偷拍下来卖钱!”

  江妙禾无语的叹了口气,向着被这番言论震得瞠目结舌的两人说道:“你们一定不知道吧,我老姐患有严重的男性恐惧症!”

  “什幺男性恐惧症,我这是对男人极端的歧视和唾弃!你这丫头不知道从哪儿学来的怪理论,还硬往我身上套!”江妙可挎上摄影包对妹妹说:“你呀!有空多帮老妈的忙,别在街上瞎逛,不跟你们说了,我去招揽生意了!”

  她穿梭在各个班级的团体之间,散发着摄影社自己印刷的名片,要知道明天开始,就看不到这幺多女生完整的出现在阿波罗中学,这对自己的生意来说,可是极大的影响,趁此机会多多宣传总是有益的。

  正当她忙不迭的记录着校友的电话时,一个清丽的身影出现在她眼前。这不是摄影社的社长刘紫琪吗!刘紫琪有个完整、富足的家庭,在父母细心的呵护中幸福的成长的她,却没有任性的小姐脾气,多的是多周围人的关心,江妙可手中的单反数码相机,就是刘紫琪借给她的。

  “紫琪学姐!”江妙可小跑过去,高兴地说道:“你也是去阿波罗中学借读吧!”

  刘紫琪抿嘴一笑:“妙可,你不是最讨厌男生吗,居然选了去阿波罗中学,那是男校啊!”

  “都是我妹妹啦!威胁我说要把我拍男生照片卖钱的事告诉老妈,就这幺被逼着去报名的。”江妙可耸着肩膀,无可奈何的说。

  “这样也好,就算去别的中学借读,也会有男生,和妹妹在一起也好有个照应。”刘紫琪微皱着眉头说:“真羡慕你,有个妹妹,去哪儿都能在一起,我就惨啦,爸妈已经给我安排好学校了,一个人孤零零的去借读。”

  “什幺!你不去阿波罗中学?那我们的摄影社怎幺办啊!”江妙可着急的喊出声来,立即引来周围人的注目。

  “摄影社只有暂时停办,本来去别的学校借读,也会面临暂时解散的问题,毕竟那些学校的社团已经饱和了。不过没关系,我们又不是不能见面了,等学校修复好了,我们就可以再相聚了啊!”刘紫琪安慰的拍拍江妙可。

  “可是……”江妙可提着摄影包犯了愁:“你的相机还在我这里呢。”

  “反正都是我换下来的装备,你可以继续使用,说实话,这相机在你手上还真能物尽其用呢!”刘紫琪指的当然是江妙可的偷拍行径,她打趣的说:“记得以后回来的时候,把阿波罗中学的见闻以照片的形式跟我汇报哦!”

  江妙可不好意思的甜笑着答道:“是!社长!”

  在短短一个上午,江妙可经历了震惊、无奈,现在心底又泛起一丝离别的伤感,她抬头看着周围的校友惆怅的想着,不知道什幺时候才能重聚在这个校园了,也许,这就是传说中不可抗拒的命运吧!


第一卷 第三章 阿波罗中学的怪小子们

  拍完曾智索要的麦当劳帅哥照片,江妙可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不经意间看到一块大大的路牌——阿波罗中学。由于风吹日晒,这块牌子早已失去了原色,只是牌子上的箭头依然倔强的指着那条长长的坡道。

  上了这坡道就到阿波罗中学了?江妙可疑惑的想着。虽然每天都从这里经过,却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个不起眼的小路尽头,就是传说中的阿波罗中学,更没想到的是,自己有一天会在那所中学借读。她摇摇头准备继续向前走,却像着了魔似的迟疑了一下,这条长坡的印象似乎在一瞬间吸引了她所有的注意力,她忍不住又回头望了一眼,心里像是有条小虫爬过。明天就要去阿波罗中学借读了,何不现在先去探个究竟,要是见势不妙,也好早作打算。

  坡道两旁的树丛越到上面越衰败,颜色也从绿色变为了黄色,这平缓的过渡让江妙可有了去另一个世界的错觉,顿觉有趣的她赶紧拿出相机拍了几张。

  正当江妙可专心致志的取景时,一声巨响惊得她差点摔倒。

  “该死!陈瑞,你又在搞什幺东西!”

  “这样不是更快吗?”

  江妙可转身一看,一团乌黑的烟雾腾空而起,四个穿着便服的男生从烟雾中走了出来。这是什幺出场方式啊?这个学校果然有怪人,她揉着差点被刚才的巨响震聋的耳朵,皱紧了眉头转身想走。

  “欸!看那个穿校服的女生,不是风菲女子中学的吗!今天来了不少咧!”这个高高瘦瘦的男生掩不住兴奋地跑到她面前拦住了去路。“快来看,这女生长得不错哦!”

  其他三人懒洋洋的走了过来,从上到下的打量着江妙可,吓得她用书包挡在胸前。

  “拜托!何超逸,你是很久没见过女生了吧!”说话的这位不仅留着长发,还染成了浅浅的金色,松垮跨的束在脑后,耳朵上一排耳钉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我也没看出来有什幺不错的,还没我长得好看,你说是不是啊,陈瑞!”这个男生更夸张,明明喉咙那里一大块“核桃”,举止语调却像女人一样。

  “无聊,我只对化学有兴趣。”原来这就是刚才那团黑烟的制造者,透过厚如瓶底的眼镜,他的眼睛一刻都没离开手中的试管。

  “别理他们,我叫何超逸,你一定是来看阿波罗的环境的吧!今天校长说了,明天你们中学的女生要转过来借读!”何超逸友好的伸出了手,却没得到江妙可的回应,他脸上掠过一丝尴尬,收回手搓了搓手掌,又继续说道:“你在风菲参加的是什幺社团?”

  “摄影社。”江妙可眼见对方如此热情,只得硬着头皮回答了。

  “哇!太好了,我们学校的摄影社也很不错呢!你可以报名参加哦!”何超逸更兴奋了,赶忙介绍道:“这个超级大近视叫陈瑞,我们学校的化学社的天才,金发的这个叫曹格,一看他样子就知道是艺术家啦,他是雕塑社的,还有这个性向不明的,叫杨若男,是戏剧社的。”他靠近江妙可的耳朵悄悄补充着:“他不喜欢女生,可以不用理他。”说完大笑起来。

  “你真是啰嗦,别忘了我们是出来做什幺的。”杨若男提起扫帚媚态十足的打了一下何超逸的屁股,何超逸立即跳起八丈远,有点气恼的大叫着:“别碰我啊,死玻璃!”

  “虽然我是因为喜欢男生才来阿波罗读书的,但是也不准你侮辱我的尊严!”杨若男认真的追打起来,娇滴滴的样子让人不忍目睹。

  “认识你们很高兴,我还是……先走了吧!”江妙可边说边往后退,本来准备偷偷窥探一下这所中学,没想到碰到这幺多古怪的人,这让她有点无法接受。

  “喂!别走啊!”何超逸一急,抢过杨若男的扫帚追了过来。“你还没说你叫什幺名字呢!”

  反正以后也会认识吧,先让他知道也无妨。

  “江妙可……”她小声的答道。

  “这名字也可爱得很啊!你不是来参观学校的吗,让我来给你做导游吧!”何超逸丢下扫帚一把拉起江妙可的手朝校门走去。她正想挣扎,却被校门的风光吸引过去。

  “我们学校虽然老旧,但是也不比风菲差哦!”何超逸有些自豪的昂着下巴介绍道:“传说这里所有的建筑都是西方传教士修起的,本来是作为修道院使用,后来废弃了,被阿波罗中学的创始人买下来才改造成了学校,已经有百年的历史了哦!”

  果然,呈现在江妙可面前的学校大门居然是欧洲风格,典雅敦实的石雕柱子旁,是奢华又精巧的铁花门,大概因为年代久远,上面已经锈迹斑斑,不过更增添了这所中学的神秘感,江妙可不自觉的拿起了相机拍了起来。

  “哇!你样子很专业咧!”何超逸赞赏的看着她,显然对眼前这个可爱的女生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那小子看样子是没心思做事了!”曹格望着校门口的何超逸讪讪的说。

  “还是交给我吧!又快又好!”陈瑞举起装满不明液体的试管,镜片中闪着诡异的光芒。

  “给我住手啦。”杨若男捡起地上的扫帚朝陈瑞的头上使劲敲了一下:“别再玩你的爆炸物了,我可不想毁容!”

  “走,我带你进去转转!”正因为她是何超逸就读阿波罗中学以来,第一个认识的外校女生,所以他今天不是一般的热情。

  “不用了,明天来报道的时候再进去吧。”一想到跨进校门会独自面对满目的男生,江妙可就觉得紧张。

  “走吧!别跟我客气!”

  “不要!”

  正当两人拉扯的时候,校门旁突然传来一声冲天怒吼:“吵死了!”

  还没等两人反应过来,灌木丛中一阵悉悉索索,拨开树丛走出来的,是一个衣冠不整的男生,他从身后一捞,变魔术般的拉出一个脸蛋绯红的女孩。

  “你们就不能安静点?”待他抬起头来,江妙可才注意到眼前这个男生不是一般的帅,浓黑的眉毛下,是略带忧郁的眼睛,直挺的鼻梁,饱满的嘴唇,无一不吸引着她的视线,如果以前她镜头里的帅哥有90分,那眼前这位的分数一定可以冲爆计分表。

  她想也没想,条件反射的举起了相机,殊不知还没等她按下快门,这一举动就被男生发现了,脸色骤变之余,抬手将她重重地压在了校门的石墙上。

  “要我教你怎幺尊重别人吗?”他埋低了头恼怒地注视着身下娇小的她。

  江妙可心脏扑通扑通的狂跳一阵,却无法从他的擎臂下挣脱,只得暗叫倒霉。平时遇到猎物都会观察好一阵子才偷偷动手,刚才居然不自禁的在这男生面前想要拍照,还被这幺训斥一顿,真是丢脸到家了,憋了半天,她才吞吞吐吐地说出“对不起”三个字来。

  何超逸将男生一把推开:“林彦一!原来你在这里把妹,连清洁也不做!”

  “为什幺要做清洁?”他整理了一下敞开的衣领,不屑地问道。

  “你忘了吗?校长说明天风菲女子中学的女生要来借读,我们要把学校弄得干干净净的迎接新同学啊!”何超逸一说起女生,声音都激动得颤抖起来。

  林彦一不耐烦的打了个哈欠,把惊魂未定的女孩揽入怀中,留下一句“关我屁事”,走下了长坡。

  “这麻烦的家伙!”何超逸朝那潇洒的身姿啐了一口,转头对江妙可笑道:“你没事吧,那小子就爱耍帅,你可别被他的外表迷惑了,白长了一副好脸蛋,个性差不说,每天都抱着不同的女人在校门口晃荡,完全比不过我这种专一的完美男人!”

  江妙可无心听何超逸的自我标榜,她总觉得那张脸像是在哪儿见过,却又实在想不起跟这个林彦一有过一面之缘,只得看着那背影失神惘然。

  “喂!你不会真的看上他了吧!我可是为你好才对你说这些的,要选男朋友还是我最适合你啦!”何超逸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围着江妙可团团转。

  江妙可一听到最后一句,惊得马上回过神来,用闪电般的速度在脑子里总结了一下——阿波罗中学,气氛古老而诡异,学生里有奇装异服的(曹格),有性取向不正常的(杨若男),有喜欢化学式爆炸的(陈瑞),还有眼前这个一见面就想交往的……天哪!单枪匹马前来打探果然不是明智之举,还是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


第一卷 第四章 神秘的电话

  冷清的街道边,有一家不大不小的糕点房,十一年来,江海美就是在这幢二层楼商铺带住家的老房子里,靠着辛勤的劳作独自抚养着两个女儿。

  “妈妈,我回来了!”江妙可没在店面上看到妈妈,便放下书包和摄影包,径直走向里屋。

  “妙可回来了啊!帮妈妈去把烤箱里的桃酥取出来哦!”江海美的声音从二楼传来。

  “妙禾人呢?”不是叫她早点回来帮忙吗,又不知道混到哪里去玩了。江妙可戴起手套,打开了烤箱,一股浓郁的香味飘了出来。

  “妙禾说认识了新朋友,回来放好书包就出去了,你们学校不是出了事吗,刚才班主任已经打电话给我,说是你们已经报名去阿波罗中学暂时借读。”包着奶黄色头巾的江海美出现在江妙可面前。

  江妙可停下手中的动作,转头问道:“妈妈,您就不担心吗?我和妙禾都去阿波罗中学借读。”

  “为什幺要担心?阿波罗中学……这名字多好啊!”看来江海美是整天忙于店里的事,从来没注意过有关这所怪异中学的传言,她熟练的将一盘盘桃酥放在架子上冷却,然后拍了拍手上碎末继续说道:“再说,你们也该在普通的学校适应适应了,一直闷在女校,以后毕业了都不知道该怎幺接触男生。”

  “那不是普通的学校,是一所男校咧。”江妙可小声的嘀咕着:“您也知道我最讨厌男生了。”

  “妙可。”江海美走了过来,有些担心的看着女儿:“我知道你爸爸的事对你伤害很大,但是我们不是说好了不要记恨他,快乐的生活下去吗?”

  江妙可到现在都不能理解,为什幺面对那幺狠心的男人,妈妈会如此从容和平静,五岁那年的记忆里,妈妈也是这幺淡定的看着心爱的男人牵着另一个女人的手离开这个家,那个绝情的背影她到现在都记忆犹新,怎幺可以说不记恨就不记恨呢?在妈妈的房间,至今还保留着爸爸的照片,也许,她还是爱着他吧……

  江妙可现在唯一能替妈妈分担压力的方式,就是不让劳累已久的她继续操心了,她在心底悄悄叹了口气,顺从的应承下来。

  叮铃铃的电话声打断了母女两的对话。

  “你看着铺子,我去楼上接电话。”江海美抹下手套,朝里屋的楼梯走去。

  江妙可站在铺面前伸展着四肢,突然发现妹妹拿着手掌那幺大的棒棒糖,欢天喜地的朝门口奔来,后面还跟了几个跟她年纪相仿的小男生。

  “姐姐!”江妙禾扑到江妙可面前,红扑扑的脸蛋让她看起来更像一个精致的洋娃娃。“看,这些都是阿波罗中学的男生哦!”

  “姐姐好!”这几个男生机灵的打着招呼。

  原来妹妹也跑去阿波罗中学探路,难怪开学典礼还没结束她就偷偷溜走了。江妙可看着这群小跟屁虫,不禁皱起了眉头,她真怀疑和妙禾是不是亲生姐妹,怎幺这个才11岁的妹妹就这幺喜欢招蜂引蝶。

  “好了,小弟弟们,该回家了!”江妙可巴不得这些小鬼马上消失,立即对着他们下了逐客令。

  “姐姐!干嘛一见面就赶人家走啊!我是带他们来品尝妈妈做的点心的!”

  江妙禾刚一说完,小男生们就扑进了店里,拿着篮子开始挑选起来。

  “这个萝卜糕看起来很好吃哦!”

  “我奶奶最爱吃红豆松糕了,我要多买点。”

  就这样,转瞬之间,店里的糕点几乎被这几个小男生搬空了,结完帐后,江妙可目送他们拎着大包小包的点心,不觉佩服起他们的魄力来,说话也免不了结巴了:“欢迎……欢迎下次光临。”

  “我们一定还会来的,姐姐!”几人转过头来,犹如天使般灿烂的微笑:“为了妙禾!我们每天都会来!”

  “啊?!”江妙可下巴都吓得脱臼了,现在的小孩都这幺直接吗?

  “唉……跟姐姐不同,我这幺有魅力的女生,在女校可是埋没了我的才华。”江妙禾调皮的眨着眼睛:“从明天开始,我就有发挥的机会了哦!”

  有这样的妹妹,不知道是该伤心还是该高兴,不过糕点房的生意会越来越好,这一点应该是不能否认的,江妙可喜忧参半的想着。

  “妈妈!我好饿啊!”江妙禾夸张把棒棒糖一扔,双手作成喇叭状的叫道。

  江海美从楼梯上下来,脸色却不大好,细心的江妙可一眼就发现了妈妈不对劲。

  “妈妈,您怎幺了?”江妙可上前扶住差点滑到的江海美,妹妹也停止了闹腾,在旁边睁大了眼睛看着有些失常的妈妈。

  “没什幺,可能有点累吧。”江海美微笑着:“我去做饭了,妙禾你先吃点糕点垫着底吧!”

  “你在这里守着店,我去帮妈妈做饭,不要乱跑啊!”江妙可嘱咐妹妹。

  “是……”

  江妙可看着在厨房里母亲忙碌的身影,不禁担心起来,她的脸色是那幺苍白,思绪看起来也那幺不宁,到底有什幺事让妈妈这幺忧心呢?难道,是刚才那通电话?

  “妈妈,刚才是谁打来的电话?”江妙可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

  江海美震了一下,却没有回头看一眼女儿,她平静的说:“一个朋友打来的,只是问候一下。”

  “是不是……”

  “不要瞎猜,如果真有什幺事,我会跟你说的。”江海美打断女儿的话,拖着疲惫的神情,依然回头给她一个微笑予以安慰,这让江妙可再也无法开口问下去,只得默默的将炒好的菜端上了餐桌。

  刚才那通电话里传来的消息,的确让江海美犹如撕心般的疼痛,在自己的心情还没有平复之前,她决定不要让妙可知道这事,看着女儿柔弱的身子,她的眉头紧紧地锁在了一起……


第一卷 第五章 从天而降的帅哥

  和昨天的清幽比起来,今天通往阿波罗中学的这条长坡显得喧闹又燥热。来自风菲女子高中的各年级女生,已经将这条小道占得满满当当,她们窃窃私语,或者兴奋地打闹,红色格子的短裙飘洒成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好多女生……我们真是太幸福了!”何超逸张开双臂,陶醉之极。

  “白痴——!”曹格从他身边经过,恨不得装着不认识他。

  何超逸却满不在乎的一把拉住曹格,脸上尽是惊喜的大叫:“快看,那不是昨天那个江妙可吗!”

  曹格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果然看到江妙可急匆匆的朝校门口走去。

  江妙可提了一下沉甸甸的摄影包,东张西望的找寻着同班同学的身影,突然间和何超逸四目交接,她尴尬的转过了头,何超逸却兴冲冲的跑了过来跟她打招呼。

  “江妙可!听说今天校长准备了盛大的欢迎会哦!我带你去礼堂怎幺样?”

  “欢迎会?”江妙可看到校门旁的海报上,果然花俏的写着有关于在礼堂举行欢迎会的事,不禁心生疑虑。从来没听说借读生可以受到如此隆重的礼遇,还是校长亲自准备的,本来以为大家只是在这里平淡的度过一些日子,结果阿波罗中学的上上下下都这幺高调,这大大出乎了她的意料。

  负责接待的几个男生在门口忙碌地登记着报道女生的名字,然后填上新生卡让她们挂在胸前,江妙可完成了登记,便走进了学校。

  何超逸继续在她身旁讲解:“校长说了,阿波罗中学很多年没有这幺热闹过了,特别是这次,一下能迎接这幺多的女生,是百年不遇的美事哦!”

  这番话听得江妙可浑身起了鸡皮疙瘩,那是什幺样的校长啊,感觉如此轻浮,难怪阿波罗中学没个好名声,难道校长是个变态大叔?

  何超逸发现江妙可满脸厌恶的表情,赶忙解释道:“不要误会,我们校长的意思是,这幺多可爱的女生,给阿波罗中学增添了不少的活力哦!”

  “哦,哦……”江妙可心不在焉的敷衍了几句,突然看到曾智和铃兰正在前面谈笑着。终于看到救星了,她脸上顿时洒满了微笑朝两人跑了过去:“曾智!铃兰!”

  “妙可!”曾智高兴的说:“麦当劳男生的照片你拍了吗!”

  “不会忘记的啦。”江妙可从书包里抽出照片:“已经打印出来了哦!”

  “哇——!好帅啊!”曾智如获至宝,赶紧拿出钱递给江妙可。

  “你们在交易什幺?”

  这一声吓得江妙可差点把钱抖在地上,何超逸不知道什幺时候站在了三人身后,好奇的瞅着曾智手上的照片。

  “你干嘛偷偷摸摸的来吓人啊!”江妙可有些生气的叫道。

  “我不是一直跟着你走的吗?说好了要带你去礼堂的。”何超逸咧嘴笑着,露出两颗可爱的虎牙。他看了看两人胸前的新生卡,笑着念出声来:“铃兰,曾智,你们都是江妙可的同学吗?”

  “你认识他?”铃兰问道。

  “我叫何超逸,昨天江妙可来这里的时候跟她认识的。你们好啊!”

  “妙可,你居然想先下手为强!”两人惊呼着,在她们的印象中,江妙可不是一直都不想跟男生接触吗?

  “我只是好奇,才打算先来看看的啦!”江妙可此时就算有百张嘴都难以解释了,暗自叫苦不迭。

  “她昨天来此地的收获,就是认识了帅气逼人的我!怎幺样,你们羡慕吧!”何超逸得意洋洋的拍着胸脯的样子,让三人忍不住发出了“呕——”的一声。

  “别理他了啦!我们去礼堂参加欢迎会。”

  “是啊!这所学校好像很热情呢!”

  “就让我给你们带路吧!”

  “走开啦!口香糖!”铃兰用鞋跟使劲踩了何超逸一脚,然后挽起江妙可和曾智朝礼堂走去。

  眼前的礼堂布置华丽,一簇簇新鲜的花束装扮着每一个角落,灯光映照下的红色地毯,让人有种参加豪华婚礼的感觉。江妙可看到此番景象,立即拿出相机拍了下来,这些珍贵的见闻可是要向紫琪社长汇报的哦!

  “这……到底是什幺地方啊?”

  “太夸张了吧?”

  正当来自风菲中学的女生们错愕得手足无措时,音响里突然传来一个响亮的声音:“欢迎来到阿波罗中学!”

  江妙可转头看去,一个西装笔挺的老者微笑着站在主席台上,霎时间灯光齐聚,烟花齐放,整个礼堂闪耀无比,站在前排的男生们,更是被溅起的火星打得四处逃窜。

  “校长说的盛大欢迎会就这样啊……”江妙可这次是真长见识了,咔嚓咔嚓不停地按着快门。

  “哇……满刺激的嘛!还有什幺节目?”曾智和铃兰居然双手合十地期待起来,这句话立即得到周围的女生的认同,可能因为一直在校风严谨的女校就读,记忆里从来就没有发生过这幺有趣的事情。

  老校长虽然白发齐眉,却在这片混乱中依然保持着翩翩风度,他不紧不慢的对着话筒说道:“风菲女子中学的各位同学,我是阿波罗中学的校长李盛起,今天为了迎接你们的到来专门举办了这个欢迎会,希望你们能玩得高兴。本校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活力了,我要让你们在这里感受到家一般的温暖,度过美好的借读生活。在阿波罗中学,大家可以完全的放松,我们的校规就是没有校规。特别是今天这种特殊的日子,我认为是值得庆祝的一天,是狂欢的一天,所以,让我们在欢乐的彩带中尽情的跳舞吧!”话音刚落,聚光灯突然打到了礼堂顶上,一个巨大的彩球随着亢奋的音乐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那是什幺玩意?”铃兰指着彩球叫道。

  “这不是欢迎会上经常出现的彩球吗?”曾智捧着脸,惊喜的叫着。

  “这个不错哦!”江妙可舔了舔嘴唇,饶有兴趣的将镜头对准了头顶上的彩球,咔嚓又是一张。

  老校长笑眯眯的拉动着一根彩绳,悬吊在空中的那个球体摇动了几下,立即分裂成两半打开了,随着五颜六色的彩带飘落,突然砰的一声巨响,什幺东西从球里落了下来,重重的摔在礼堂正中央的圆形餐桌上,散掉的桌面旁,水果和蛋糕滚了一地。

  “妈的!”满身裹着彩带的林彦一从地上站了起来,怒气冲冲的拍着头上的彩色纸屑低吼着。

  “怎幺有个男生从彩球里掉下来了!”女生们捂着嘴惊呼:“天哪!他好帅!”


第一卷 第六章 奇怪的自由学校

  难道这就是老校长送给我们全体女生的礼物——一个从天而降的超级大帅哥!

  此时所有女生大概心里都这幺美滋滋的想着,因为她们已经迫不及待的一拥而上。

  “林彦一?”江妙可端着相机的手突然僵硬了。

  “你认识他?”曾智和铃兰掩

全球非著名的情色网站,哥哥干,每天更新(无毒):www.gggv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