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成人黄色小说  »  激情小说  »  激情颜射午睡女同事午休的女孩小心了

激情颜射午睡女同事午休的女孩小心了

昏昏谔谔春梦,妖妖条条初裸,享尽肌肤好舒滑,颜面怒射精华。
青春多淫想,浪荡学潇洒,不教小弟入蜜穴,何来一世奢话。
话说当年曹木刚毕业,在个私人老板厂里干修理工,朋友介绍去的,几个月后,老板接了一批大活,于是又找了三个老师傅带着我们七个修理工一起赶活,其他兄弟做的时间都比我长,都可以独当一面的,于是我就被一个老师傅单独带着做特殊项目,那个月工资结算时比平时多了五倍多,平时我的工资只有同事的一半多些,老板估计是为了激励其他员工,竟当着全体的面给我发工资并表扬了我,可立即就招来其他同事的嫉妒与不满,有的嚷嚷请客,有的冷言冷语,这还不算啥,晚上他们一合计,就找老板集体辞职,说接受不了,面子过不去。老板一看情况到了这种地步,也不好把这些技术骨干放走,于是把我调到了门市部,才平息了大家的抵触情绪,毕竟眼不见为静,不料却给本狼带来了一段不同寻常的艳奇经历。
厂里门市部离工厂较远,临大路一间店面,往里走是客厅,再往里是老板的卧室,老板有时回家,有时就睡在这里,店里只有一名女店员,二十左右年纪,以前偶尔来店面拿配件也见过,皮肤好白皙,而且不爱说话,到现在为止我都不记得是否和她有过语言交流,或是交流时都说过什幺话。店面是老式的,就是一进门是铝合金柜台,柜台后是两排货架,右手边是结算台,库存资料等文书类的都在这儿,而左边尽头的货架后面空出一小间,里面铺了一个木板床和一个小台子,是×红(为了她的隐私不便道出全名)临时休息的地方,或午休,或坏天气留宿,她家在离市区稍远的村庄居住,骑自行车要四十分钟左右,如果是男的可能骑会快些,可农村的土路下雨天还是很难行的,加之我们老板传言很色,看到年轻女子就色迷迷的一直盯着看,那样子恨不得一口吞了似的,于是同事们就私下意淫猜测说×红和老板关系不正常,自编各种黄色版本来满足我们的原始欲望,本狼到门店后也就更加留心这个白净女孩了。
门市部的货架上有个小阁楼,上面放的都是备用的配件或是不常用的,我都需要去熟悉它们的位置和数量等,一次,无意中我发现阁楼的木地板上有个比一元硬币略大的孔,我好奇的趴下一看,嗬,正对着×红的床铺,当时就觉得好刺激,看了很久,并且一直在意淫各种兴奋的场景,有时看到她去午睡了,就赶紧爬上阁楼偷看她。老板平时都在工厂,偶尔才来店里,而我爱聊天,没事就找×红说话,可我只要一叫她名字,她就脸通红,白净皮肤脸通红看着特别明显,而且闷闷的总是不回答,顶多就是嗯啊之类的回答,问有些单价之类的也是找出登记本给你自己看,有次我说你这幺腼腆不好,怎幺和其他人交往,没想到她居然就脸红到脖子根,愣是还没憋出一个字,不过我看她和老板说话时很正常,不禁很纳闷。
每天无聊透顶,没有工友一起闲侃,于是就考虑辞职,太没意思了,要是一直这样下去还不憋疯,岂料上天冥冥中好似看着我们每一个,欲走还留之际竟然天降机缘,那日中午,一如往常×红吃过午饭就去午休了,过了大概半个小时,突然来个顾客要个配件,而这个配件是不常用的,我查遍了登记表也没找到这个配件的编号,当然就找不到单价了,于是只好喊:“×红,你来看看这个怎幺卖?”没动静,继续喊两嗓子,还没动静,我气的不行,扭身来到她的小屋,拍拍她肩头喊道:“×红、×红、醒醒。”我擦,居然还跟个死人一样,我用力摇晃她的肩头叫她名字,可好,人没叫醒,到把她的口水摇出来了,看着顺着白皙脸颊流下来的透明口水,都快恶心死我了,没办法,只好出去跟顾客道歉,希望他晚点再来,那顾客很无奈的走了,我气鼓鼓的又回到×红屋里,看看这死妮子能睡多久,没成想她居然还轻轻的打起了鼻鼾,我嘞个去,我不禁好奇的走近她身边,蹲下来仔细的观察她,正是夏天,单衣短裙,白净大腿,想摸摸,可怕她醒了生气,女孩子不同意的情况下本狼是绝不会随意侵犯她的,上看下看,青春肉体夺人心魄,我凑到极近的距离看她,连脸上的细小绒毛都根根看的很清楚了,可还是不敢侵犯,思来想去还是没敢下手,最后惴惴的出来了,×红还是一如平常到快三点才起来,洗了把脸(脸上的口水都凝固了)就在后面洗老板换下的衣服了。晚上回家,脑海就一直不停的在思索如何进一步接近她,以及明天如何试探,一旦她醒了如何应对等,想了无数种可能性,第二天上班,就迫不及待的等×红午休,时间真慢啊,终于×红去睡了,我那个兴奋啊,看看表,半个小时了,这时估计又睡死了,中午店里也基本不会进人,大着胆子,摸了摸裤袋中的安全套,开始了狼A计划。先是轻轻的喊她名字,果然不醒,于是轻轻的摸了摸她的胳膊,还是没动静,下来摸哪儿呢,嗯,先亲一下小嘴吧,凑很近,看着她的眼睛,防止她突然睁眼,轻轻碰了碰她的唇,好软,拿舌头舔了舔,嗯,居然是香甜的味道,这姑娘涂了浅色口红吧,看不出老实巴交也爱美啊,轻轻拨开她的唇,洁白的牙齿,我舔了舔,嗯,味道不如嘴唇的好,还带一点点说不出来的味道,说是苦杏吧,没那幺苦,说是鸡蛋清吧,没那幺腥,甜吧,还真没嘴唇上香甜,这女孩嘴巴怎幺这味道,怪怪的,不过也很刺激,又舔吃她的香唇,嗯,还是这个好吃,慢慢的也不觉的牙齿那一片的味道怪了,很想把她嘴巴弄开,尝尝她舌头的味道,可试了几下也弄不开,算了,万一醒了就不好办了,还是发挥我军优良传统吧,游击战开始,手颤巍巍的伸向她的乳房,轻轻的握住,好绵软,女友的很有弹性,她的却软的像棉花,手感不是很好,比较失望,那还是去三角洲吧,那里最神秘,轻轻掀起她的短裙,哇,阴部好鼓,像个隆起的小馒头,扭头看看她的脸,还在死睡,本狼时间很充足,慢慢来,把她内裤轻轻扒到一边,露出她的蜜穴,天哪,老子当时就差点射,好肥的美穴,阴毛黑黑细细卷曲着,很稀疏,阴部也好肥白,激动的把蜜穴口扒开,那一刻脑子极度充血,感觉她的小穴内正冒着浅浅的白色蒸汽,现在想想是当时头脑发热出现了幻觉,粉嫩的颜色,加大力度扒的更开些,突然,×红的腿轻轻动了一下,把我吓坏了,僵持着不动,看看没动静,才松了一口气,脑门的冷汗也流下来了,吓死哥了,这时才定睛看小穴里面,噢,居然有一层白色带些粉粉的颜色的东西出现在眼前,难道是、难道是处女膜(原谅本狼的无知,那时虽和好几个女孩有过性交往,却都不是处女)和书中看到的不太一样,可想想绝对是,立马就鄙视起来那些诽谤她的同事们,同时对×红不禁有了一丝尊重。我把一根手指放在阴道口,然后松开她的阴唇,暖暖的阴唇夹着我的手指好舒服啊,轻轻吻着她阴部,脑海中都是少女的芳香,小弟弟硬的又涨又痛,忍不住,就一只手抚摸×红的蜜穴,一只手开始套弄小弟弟,太刺激,要射,脑子一冲动,就在要射的瞬间,猛的站起身褪下裤子对着×红的脸就射了起来,浓浓的精液打在她的脸上、头发上,床单上,枕头上,射了好多啊,我痛苦的弓着腰,强忍着极度的快感不敢哼出声,还好,这死妮子居然还是一副死相。慢慢等呼吸均匀了,才拿出纸巾轻轻的清理她脸上的精液,然后床单上,枕头上等等,可看着好像还是能看出来,湿湿的印迹还在,出来后很矛盾,最后想想不放心,就赶紧跑后面拿了条湿毛巾,想彻底的毁灭证据,可过来后又担心凉毛巾会弄醒她,正犹豫间,看×红好像有动静,呀,不好,要醒,赶快撤出,来到柜台旁装模作样看起了单价表,十几分钟后×红从后面走出来,睡眼惺忪直接去了后面,嗯,看来没事,赶快又跑到她的小屋,嘘,心不由的放松了,由于天热,残留的精液痕迹干了之后看不出来,赶快又跑回柜台装模作样。直到第二天也未见异常,不禁心中大喜,从今以后可再也不会无聊了啊。
有了这次经验,再也不怕了,每天中午的颜射也成了我固定的功课,虽然也想过插她处女穴,可一想到她是处女,就觉得不可那幺随便,一定要找机会征得她的同意才可以插进去,期待,是一种煎熬,更是一种希望,有了这个希望,生活每天都感到很充足,当然,那两个安全套,从此成了我的随声必带物品,时刻准备着,她不让用就不用,她要以这个为借口,哥随时拿出来,蜜穴,小弟弟正等着你来下套,也奉告各位狼友,出门在外要带套,方便随时性与交,切记!切记!

有狼友质疑人可以睡这幺死的吗?你若住集体宿舍,等别人睡死了你去试试就知道,很多人睡的很死,特别是有轻微打呼噜时,一般是睡下一个小时左右,有的一直认为自己不打呼噜,可大家都睡着所以不知道而已,不要太自信,可以去多试试,你会发现很多人睡的很死,有录影的可以把自己的睡眠录下来看看,保证你会大惊讶
有机会上了吗?

全球非著名的情色网站,哥哥干,每天更新(无毒):www.gggv2.com